首页 >  > 综合 >  > 正文

人民日报:公路治乱如何走出“割韭困局”

2017年12月09日 15:00   官网:宁波喜海锅业有限公司   来源:网络转载

  人民日报:公路治乱如何走出“割韭困局”,令人惊喜的是,汪东城手捧鲜花到场,专门为好友助阵。汪东城与队长修是高中的同班同学,修表示:“当年他就坐我旁边,以前我们还组过团。”此后,两人又一起出演《终极一班》,私交甚笃。

  当执法异化为“执罚”,以罚养人,超员进人,以超载养超员,必然出现越治越超的恶性循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前不久,河南永城女车主刘某因遭遇超载罚款而服毒,后经抢救脱离生命危险。日前,永城7名行政执法人员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,16名相关领导和责任人受到处分。无独有偶,近日,天津宁河县的6名工作人员也因乱罚款受到问责处理。  

  问题面前,相关部门不回避、不护短,迅速整治,值得肯定。不少车主反映,近几天没有再遇到乱查车、乱罚款,执法标准透明了,心里踏实了。但同时,他们也不无期待乃至担忧,“希望这种情形持续下去,不要一阵风之后又恢复原样”。想必这一心声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。

  乱设卡、乱罚款、乱收费,公路“三乱”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了,治理整顿也进行了多轮。在一些地方,犹如割韭菜一般,一茬割掉复长出一茬,那些看得见的罚款之手,还没缩回多久,风声一过又悄悄伸出来,甚至变本加厉。屈指算来,自国务院1994年发布《关于禁止在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的通知》到现在,已近20年,为何公路“三乱”未被荡涤,甚至越治越乱?为何群众意见极大的问题,始终解决不了?

  治顽疾,先得把准脉。公路“三乱”猖獗之处,往往畸形利益盛行,执法异化为“执罚”,一些执法部门把车主当成唐僧肉,把公路视为提款机。尽管《行政处罚法》明确规定,地方财政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执法部门返还罚款,但在现实中,“返还”俨然成了潜规则,一些地方的交通罚款兜兜转转,大多进了部门小金库。在河南永城,这种罚款经济大行其道,体现在“治超为了罚款,罚款为了养人”。在事发地,人数超员高达80%甚至90%。养人得花钱,钱从哪里来?罚款。以罚养人,超员进人,以超载养超员,必然出现越治越超的恶性循环。

  “九龙治水”的管理体制,也是背后原因之一。此次调查发现,向司机伸手乱要钱的部门不止一个。在天津宁河,货车除了遭到运管、路政等部门的罚款,城管也挤进来分一杯羹。当罚款沦为部门私利,当管理主体庞杂纷乱,司机们的负担必然越来越重,公路罚款乱象必然愈演愈烈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说,女车主服下的毒,何尝不是非法利益、管理弊端释放出来的毒素?走出治理公路“三乱”的“割韭困局”,治本之策还在于斩断利益链条、理顺管理机制,全面排除思想上、作风上、管理上的病毒,让罚款经济失去生长的土壤。重拳整治固然有必要,但“三乱”能否真正终结,司机们的忧虑能否画上句号,最终还取决于完善长效机制、重塑公路治理生态。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3年12月16日 05 版)

  本周日即将播出的《拜托拿稳》邀请到唱跳俱佳并且主演过《相爱穿梭千年》等多部热剧的帅气小生陈翔和世界杯期间爆红的美女主持人“乌贼刘”刘语熙。去年九月,陈翔和毛晓彤公开恋情,刘语熙借此在节目里大胆调侃两人恋情;刘语熙还自爆做什么节目,什么节目就会“倒闭”。她帅气的跑步姿势更是被尉迟琳嘉调侃“女汉子”。

  本剧剧情的安排严谨,情节一环扣一环,意在不经意之间将观众带入一个误区。故事讲述一对男女在一夜疯狂后同居生活。激情的爱情慢慢冲谈,女主总会在梦中梦到一个满脸是血的恐怖男子。在一次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“撕衣”行为后,女主仿佛找到了男主的一丝秘密,她企图找到真相和丢失的一段记忆,但是男主的奇怪举动总是疯狂打断她的行为。当她企图揭开这不为人知的一切时,她发现一切原来只是一场梦。是男主的梦,是女主的梦,还是所有人的梦吗?

  北京文化以前的主业是旅游,1998年在深交所上市,2013年收购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,2014年收购世纪伙伴、浙江星河,向电影、电视剧、综艺、艺人经纪四大版块转型。其中,电影由摩天轮出品,未来作品包括冯小刚的《我不是潘金莲》,改编自刘慈欣科幻小说的《球状闪电》,乌尔善计划执导的《封神》系列,丁晟和成龙再次合作的《铁道飞虎》,改编自严歌苓小说的《妈阁是座城》、《老师好美》、《上海舞男》,《师父》导演徐浩峰的新作《刀背藏身》、《天涯明月刀》,动画电影《刺猬小子之天生我刺》等。

  随着节目的深入,包贝尔和包妈妈这对母子将会有更多真挚的感情流露,能言善辩的他们也将说出更多令人发笑的金句。下期他们还会有哪些精彩表现,敬请拭目以待!

标签:人民日报:公路治乱如何走出“割韭困局”

责任编辑:郭小盼